饮鸠加爵

夢憶

黃絲所垂,映夕陽,不知故人何時歸。


槐花盛開,微甜的氣息于空氣之中所蔓延,落下的一朵躺在掌心之內,忽然想起與自己面容相差無幾卻無法再見的兄弟,心中一片淒涼。


縱殺敵千萬,也曾助過蒼生,卻無法換回所見所想之人。


吾弟槐破夢,身埋胤天皇朝,魂于中陰界,不知何處。


夜夜所夢,日日所期,並無所希,歲月流逝,絲帶所綁滿樹枝,槐花落了一季又一季,等不來兄弟同飲,等不到歡聚之時。


只可于夢中所見,無法觸及,不知真假,卻已滿足,只望美夢不醒,可欺自己,此生所求不過於此,等一人歸。


怕是驚動了此景,一曲雨碎江南終是曲畢,淚從面頰之上所滑落,美夢已醒,痴人所盼不知何時所得。


風月入我相思局,怎堪相思未相許。



双皇

皇子雷X教皇丹

OOC致歉

初晨的阳光从东方升起洒落于大地,雪地之上所绽放着由鲜血所盛开着的曼珠沙华,武器散落四周,尸体由落下的雪花所覆盖,将战争所带来的残酷重新埋入其中,将整个王国点缀一番,见证新王的诞生。

所见证这一夜炮火与厮杀的人民与幸存着的士兵口中高呼着同一个名字,那将是会带领他们走向未来的新王,为这个腐朽的国家注入新鲜的血液。

雷皇星的将士高举着手中的武器,欢呼着战争的胜利与三皇子的英明神武的判断将伤亡所降最低之处,比一齐参加蛮横而为不听取任何人意见的太子殿下好上些许。

重装骑士团所着重甲之上的划痕所代表着荣耀,为教廷为保护人民所战斗至死,是他们毕生的追求与荣耀。

伤患所见教皇忙碌于期间,能够得到一丝的祝福将是自己一生的幸运,圣水洗去血渍,药物治疗着身体之上的伤痛。

简单的会议之上,决定着谁可继承王座,快要定下之时,一直未曾发言的丹尼尔开了口。

“我所代表的仅是神所带来的指示。”

“雷狮,你是被选中之人。”

“我将为你加冕,贺你为王。”

数日之后,雷狮将要在成人礼那日所接受加冕的消息传出,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此事,上到王室贵族下到平民奴隶都在谈论这场另帝国的狂欢之事,各个版本都在流传着,却无一个接近正确,教廷如何答应派出军队,教皇为何在战场出现都是未曾知晓的秘密,一切都是一场不可与他人所知的交易。

最终内容不得而知,听得风声不过是关于继承权与王位的更替所需要上交教廷的税收并未所改变,令贵族与平民松了一口气,更觉此任教皇的仁慈。

准备加冕的日子逐渐临近,雷狮与丹尼尔私下见面数次,因二人身份原因,并未会有人多加阻拦,只当是年龄相差不多私交甚好罢了,雷皇星国库收入的百分之三转到了丹尼尔的名下,作为教皇的私有财产,相应的教廷也承担了雷狮此次加冕与成年礼的部分费用。

举行仪式的当日,雷狮身着华服,站在丹尼尔面前开口说道

“我承诺保护你们教会法特权,法律和正义,以及你们教会的特权。”

“我承诺继承父业带领雷皇星走向辉煌。”

在众人的欢呼与高喊着雷狮的同时,丹尼尔将剑与马刺赠与雷狮,这是象征着世俗武力,也是所承认其成为国王的资格。

丹尼尔带领着雷狮进入了教堂之中,坐在教堂中间祭坛上的王座,接受着来自国家首席与贵族们的宣誓效忠。

“我将于神坛之上助你为王,雷狮,我实现了诺言,也祝贺你成为新一任的王,我们来日方长。”

存个脑洞西幻设年下养成


空气之中弥漫着鲜血所散发出的气息,土地的表面似乎早已浸染形成与血液所凝固之后的黑红色,随处可见的断肢残骨与四周失去所爱之人所发出的呜咽尖叫,是胜利者喜悦的呐喊与欢呼,是失败者痛苦的悲鸣所共同描绘上演着的一出盛世演出。
丹尼尔所踩过的白骨发出清脆的响声,鞋底之上沾染上些许的碎末,寻到一干净之处坐下望着夕阳洒下的余晖落在不知是多久之前所留下的尸骸今日又被重新翻出再埋回地底,新鲜的血肉终究会被秃鹫腐蚀殆尽,重回之前的宁静,此后被写于书中消失于时光之中。
捡到雷狮那日也是如此的情形,战伤使得自己无法快速的逃离现场从尸骨堆砌之中发现了他,当时一时恍惚便带回家悉心照料直到今日也未曾放手,或许这就是人类时常所说的缘分吧。

婚恋

源博雅x鬼使白

ooc严重不喜勿入

源博雅第一次见到月白的时候是在阎魔与判官的婚礼之上,穿着伴郎的服装一眼便闯入了心中,无法再让他人同住。
源博雅虽然单身二十几年,吸引妹子无数,情书也收到了无数,但是从未谈过一场恋爱,脑中瞬间炸开了烟花,从此往后开始了漫长的追妻之路。

“源先生,这是你本月第四十次盯着月白发呆了,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啊...哈哈哈,怎么可能呢。”

似乎是被萤草的问题所提到重点,源博雅瞬间就否认掉了可能,耳尖所泛起的微红出卖了所说话语的可信度。想到昨日所做的梦,月白被自己压在身上,面颊之上泛起红晕,汗珠从喉结之处所滑下,紧闭的薄唇之处发出些许诱人的呻吟。没有非分之想怎么说都是不可能存在,太过明显的爱意似乎容易吓到对方。

源博雅再见到月白之时,是在无意之中路过的婚纱店内,身侧所站着娇媚的女子穿着婚纱亲密挽着月白的手轻晃,面容之上有着并不熟悉的笑容,心脏之处所传来的酸胀之感与触痛更是让源博雅加深了今生非娶月白不可的念头,不知从何处所传来的小道消息声称月白要与那名女子结婚不过是家族的联姻便开始了策划。

月白婚礼的当日,源博雅骑着机车直接冲入现场。

“喂,月白,我看上你了,你跟我走。”

“源博雅先生,一切如你所愿,抢亲成功了。”

数月之后,源博雅与月白一同踏入了婚礼的殿堂,共同接受众人的祝福与庆贺。

“Als ich dich zum ersten mal sah,hab ich mich heimlich in dich verliebt.”

“Ich bin dicht bei dir.”

“Ich gehoert dir.”

“Ich bin dein.”

后记

蜜月之中源博雅才发现,之前自己与月白就有了接触只不过是因年幼而记不清罢了,偶然翻阅之前的朋友圈才看见一条消息也就了然了那日为何如此顺利的抢婚。

“我越过十二万公里,越过昼夜与星辰,越过硝烟与战火,你在哪里,我去见你。”

丢个丹瑞小片段

——给自家狼瑞

丹尼尔幼年之时从山中捡回一只幼狼,众人皆说此山有灵性会有许多妖魔居住在此,可并未在意,力排众议将此养了下来,取名为格瑞。而那狼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是满意,不过只亲近丹尼尔一人,时常在其身侧,温顺的不像话。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格瑞变得愈发英俊,毛发不由的让人羡慕,而丹尼尔房内总能传来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直到一年之后突然宣布的娶亲,虽说男风并未排斥可看见那人容貌之时也些许有些差异,新娘的模样,素发紫眸,眼内满是冰冷只有望向丹尼尔之时才稍稍好转。

坊间传言那狼便是今日的新娘,可无人在意,那两人何其相配,惹得满堂宾客同贺。

从此共度百年,夜夜春宵,素丝而缠,相拥而眠。

二人从青丝一路走到白发,并未再有娶嫁之事,也未有争吵,只是格瑞与丹尼尔同时归西之日,狼群而哀持续数日终离去。

雷狮X凝晶/邪教丢个存档

凝晶有一个暗恋多年之人,从未开口表达过任何的喜爱之情只不过是在雷狮换女友如衣服的时候感到心脏像被人一刀刀切开再撒上盐粒,不过现在的关系或许也能称得上不错,偶尔外出能够给自己带上一两件小礼物,生日的时候所送的东西总是所有人里最合自己心意的,似乎比跟自己从小一起长的流焱与安迷修还要了解自己的喜好。
雷狮暗恋凝晶许多年,按照他张扬的性子却未曾开口,他和流焱的关系过于亲密虽然说二人从未明确表示在一起,可在他人眼中他们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叫人不忍打破,即使自己快速换着女友,最终也不过是想牵着他的手跟众人宣布这是他唯一的爱人,不过如今能够收到各式和心意的礼物已经足够,反正被狮子盯上的猎物永远也无法逃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等待一个机遇就可。
不过这个契机来的太快改变了许多之前不可能的事,高三的毕业晚会总是容易玩过的地方,摆脱了高考所带来的压力即将迎来的假期与分离,所以这次的聚餐显得格外热闹,特别有着各种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更爱搞事的各位存在。
“都要分开了,有没有暗恋对象没开口表白的快去表白,错过了可就要后悔一辈子了,万一答应了呢?”
所开口的女生此话一出便引起了一片小声的议论却未曾有人出来所做,大家同坐一桌望着。
“不如这样吧,我们来玩游戏,这个瓶口转到谁就要喝酒一杯并向暗恋对象表白,成功了的在喝一杯,没有成功的我们陪着喝一杯,怎么样?”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少数有了男女朋友的就此准备开始记录下来今天的脱单盛况。
陆陆续续有了不少人开口表白,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转到重复的便是领了酒喝下去就进行着下一轮,凝晶跟着众人喝了不少酒,虽然说比那些平日内滴酒不沾的人酒量好些,此刻也有些昏沉沉的。此刻转动着的瓶口突然指着自己,脑中像是炸了一般不知如何开口,起身拿起面前的酒瓶,像是灌水一样的饮下才发现大家的目光此刻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更加有些不敢言说最终还是望着雷狮那双宛如紫水晶一般的眸子开了口。
“Vedo negli occhi tuoi laghi e foreste che non avrei visto mai se non vedevo te.”
凝晶觉得自己此刻肯定很难堪,无法顺利的表达出喜欢的情绪,像是一只想要将自己埋在沙堆之中想要躲避的鸵鸟一般逃避着结果,如此高傲的人定然不会喜欢自己,拿起一侧的酒水倒入杯中准备饮下之时却被意想不到之人夺取,雷狮搂着凝晶像是宣布主权一般扫过众人,压着身子在对方耳侧吐出热气说着早就想说出的话语。
“Voglio pian piano invecchiare con te.”

猎魔人与他的龙

丹尼尔X雷狮

OOC严重伤眼慎

不喜勿喷

猎魔人所爱之物,龙类便是榜上难得的猎物。无论作为宠物还是战利品都是如此。酒馆之中皆是类似言语,似乎都在为能够得到一条龙类幼崽而感到自豪。
丹尼尔走入其中握紧了身边青年的手,那双宛如紫水晶一般剔透的眸子内里所翻涌的波涛与怒意似乎快要溢出,被身侧之人所安抚着,逐渐归于平静。
雷狮有些庆幸在自己受伤之时遇上了那个男人,并未将自己杀死而是在家中饲养起来,虽然作为一个猎魔者饲养一只龙类并不少见不过如此待遇的应该不多,柔软的床榻,可口的食物,永远忙碌着的用人,即使在猎魔者之中此人也算得上佼佼者。思考随着酒杯放在桌面的响声而打断,与那人所开口令人舒心的声音。
“雷狮,来尝尝这里的酒,你会喜欢的。”
丹尼尔伸出手有些宠溺的揉着面前之人的软发,眸中划过少见的笑意与温柔,指轻敲于桌面之上把这次所猎杀的猎物放在上面望着金主缓缓道来。
“这是指定猎杀的猎物要求取下的部分,按照条例还要多加百分之十,请您检查过之后付款。”
伴着手提箱压在桌面之上,开箱便是金灿灿一片的金币,丹尼尔随意的轻点了一下,朝着金主露出一个商业化的笑容。
“麻烦您了,合作愉快”
周围嘈杂的声音似乎随着刚刚那场变得小了许多,开始议论起了所发生之事。
“那个就是不轻易接单据说隐退多年的丹尼尔?”
“看容貌似乎与那些前辈说的无差,真是羡慕,随便出手就能抵得上我几年的收入。”
“边上那个似乎是龙类吧,不过看起来已经还未被驯服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那位大人可是最讨厌自己的东西被玷污了,别找死”
丹尼尔听着人们所说的话语不可置否的拿起雷狮之前喝过的酒杯抿了一口,小麦的芬芳在口腔之中绽放与烈酒独有的灼热在胃内燃烧,再次问老板要了一瓶龙舌兰与冰块,虎口之上涂上盐粒,望着雷狮所不解的眼神,轻笑出声。
“雷狮,我给你做个示范,tequila shot是这么喝的。”
丹尼尔将手抬起送至唇瓣伸舌舔一口虎口之处的盐,苦涩的咸味蔓延开拿起子弹杯将其中的龙舌兰一饮而尽,最后将装饰的柠檬送入口中轻咬一下,酸涩的味道中和了之前盐的苦味与龙舌兰酒的辣味,感到舒适无比。
雷狮望着面前银发之人,做为龙并未有那么复杂的规矩,拽过对方的手舔了一下上面的盐粒皱了皱眉将酒一饮而尽继而学着样子拿了柠檬片咬了一口,眉头似乎快要打结一般不满的瞪了丹尼尔一样。
“啧,这么难喝的液体你是怎么入口的,等我回了领地请你喝我酿造的”
雷狮留了几个银币当做酒的费用拿起装满酬金的箱子拽着丹尼尔往门外走去,丹尼尔也只能抱歉的朝着店主笑了一下望着店主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知该如何解释,走在城镇的街道上望着伤势早已痊愈的雷狮有些头疼,虽然很好养而且有个龙类陪着自己也很不错,但是莫名其妙发脾气的时候也是很头疼的,即使跟自己签订了契约也不许自己与其他魔物多说几句话,丹尼尔望着身侧之人不由得叹了口气,不过自己心甘情愿。

瑞丹[邪教不喜勿入]

ooc严重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床榻之上,格瑞有着良好的作息,此刻早已清醒,望着还在床榻之上还在熟睡的丹尼尔,微光洒落于人面颊之上有着些许阴影将人碎发拨动至耳后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薄毯之下所掩盖着的白皙身躯之上满是格瑞所留下的痕迹,无法遮掩,属于一人独有的痕迹。
丹尼尔闻着煎蛋的香气逐渐清醒,双腿之间并无黏腻的液体残留,已被格瑞所清理干净。拿起一旁所放的衬衫穿起,刚到大腿根部的长度,将修长的双腿所暴露在空气之中,赤足踩在深色的毛垫之上与门外做早餐之人打着招呼。
格瑞先生,晨安,真是麻烦您所做餐点了。
丹尼尔望着格瑞所穿着满是星星的围裙唇边的笑意更浓,鎏金眸中更是盛满了笑与独属的爱。
格瑞将餐点全部摆放于桌面之上,望着还在洗漱的丹尼尔从伸手将人环入怀中,与对方交换了一个薄荷味的吻,似乎索取不够一般,唇齿相交所发出啧啧的水声,津液顺着唇角之处所留下,由指尖所擦去,直至双方缺氧放开彼此,靠在互相身上所喘息着。
那么今日份的早安吻当做餐费可否满意,格瑞先生?
丹尼尔迎上格瑞略带情欲的紫眸,像是紫水晶一般闪着光泽,又像是准备狩猎的猛兽一般,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唇瓣之上,点点笑意燃起。
格瑞,我一定是为了和你相遇才出生的。
丹尼尔,来日方长。

口红梗

ooc严重不喜勿入

嘉德罗斯不知为何对着广告上的口红起了些许的兴趣,望着各色的型号与形状的口红拉着格瑞出了门。入了商场之内不断试着各色,抬眸望着格瑞毫无表情的面孔,嘉德罗斯拿了化妆棉沾上卸唇水抹去唇上的正红色,拿起另一只带有果味的裸色唇釉涂抹上唇瓣,下意识的抿唇准备擦去之时望着格瑞在眼前放大的面孔与唇瓣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耳尖微泛起红晕,将面颊埋在对方肩上不去理会四处响起的惊呼之声。
嘉德罗斯,这只不错。
知道了。
闷声而答利索的将钱付了,拿着包装拉着格瑞快速走出商场,不理会周围渣渣所响起声音与窃窃私语,嘉德罗斯面颊之上微泛起红霞朝着格瑞所喊。
喂,格瑞,我喜你!跟我在一起,不许去理会那些渣渣的告白!

一个短篇糖

OOC严重
人物性格也崩
不喜勿点

雷狮与嘉德罗斯从小便相识,早些年间的家族聚会便是最好的契机,一路玩闹,从小学到大学皆是同校同伴,竹马或许也未曾有着如此机遇可以如此。嘉德罗斯从小到大看着雷狮所换无数任的交往对象便在知晓自己心意的那天开始疏远雷狮,将他从自己的实现之中所移除,转而找像同班与自己实力所差不多的格瑞作为挑战的对象,日日所寻着挑衅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效果,直至一日之后独自在酒吧内所喝醉被陪着现任所意外进入此处的雷狮所发现。
雷狮闻着嘉德罗斯身上满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酒,不由得有些恼怒,将对方所抱入怀中,指掐入掌心之中,强忍着不能趁人之危将嘉德罗斯就地办了,可嘉德罗斯面颊逐渐泛起红霞,口中所出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不少,雷狮一看便知那些酒里放了不该放的东西可怀中之人还在不安分的乱动,似乎是在挑战着自己的忍耐极限。最终雷狮将嘉德罗斯抱入酒吧的洗手池内,将人放在隔间的马桶之上吃干抹净,带入家中。
第二日清晨,嘉德罗斯看着四周,似乎不是自己所陌生的环境,边上雷狮撑着一侧笑眸望着自己,被褥之中的二人寸丝为缕,肌肤紧贴,身体所传来无比疼痛的触感自知发生了什么。嘉德罗斯将面埋在枕头之中闷声说着,渣渣我喜欢你。只觉不够望着雷狮,喂,雷狮,你不准去找那些渣渣了你是我的。
知道了我的王。雷狮唇边笑意愈发浓烈,肖想了这么多年的人终于是自己的了,嘉德罗斯。